15岁癌症少年去世捐遗体:不要告诉妹...

Authors: 由“今日澳洲”转载

15岁癌症少年去世捐遗体:不要告诉妹妹我走了|癌症|少年|遗体网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李科辰 车黎 记者 臧晓松)当其他 15 岁的孩子在教室中学习、在操场上奔跑、在父母怀中撒娇时,同龄的丁雁超却只能躺在病床上靠吗啡、杜冷丁等药物止疼。面对死亡,丁雁超表现出超同龄人的从 容,他向父母说出了一个心愿—— “把我的遗体捐献于医学教研!” 现代快报感动中国 • 江苏感动人物推选曾对此进行特别报道。

  家人此前表示,儿子能坚持到 2017 年,他们就知足了——结果还是没能如愿,在 2016 年最后一天的夜里,小超猝然离世。家人在悲痛之余,也尊重小超生前的决定,将他的遗体捐献给了扬州大学医学院。愿小超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

  晴天霹雳

  扬州少年突患癌,父母砸锅卖铁要救他

  如果没有生病,丁雁超应该就读于扬州市江都区实验初中三年级。在父母、老师和同学的印象中,他是一名非常乖巧懂事的孩子。

  丁雁超出生在江都区滨江新城苏新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冷常顺就职于张纲广电站,母亲丁秋前靠打零工赚得些许收入,家里还有一个 6 岁的妹妹。虽然家中条件一般,但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丁雁超从小就特别懂事。“7 岁开始,他就一个人骑车上学,从不要我们接送。学习更不要我们操心,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 冷常顺回忆,后来有了女儿,儿子就承担起哥哥的责任,照顾好妹妹的同时,每天还把饭做好等我们下班吃。

  2016 年 3 月 22 日,丁雁超突然对爸爸说走路腿有些疼。冷常顺立即带孩子到医院去看,可是无论江都还是扬州的医院都不能确诊。4 月初,冷常顺带着儿子来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当即被确诊为小细胞恶性肿瘤。“ 医生告诉我这种病极其罕见,即使截肢也不能保证完全治好孩子的病。”

  冷常顺怎么也不相信孩子患了恶性肿瘤,他又带着丁雁超来到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附属中山医院、北京 301 医院,但每次检查的结果都是一致的。冷常顺与妻子决定砸锅卖铁也要救孩子,随后开始了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治疗。

  病情恶化

  7 次化疗、25 次放疗后, 希望再次破灭

  治疗期间,懂事的丁雁超一心想着尽量减轻父母的负担,处处为父母着想。

  “ 小超从生病到现在从没掉过一滴泪,还不时劝我和他妈妈要坚强。” 冷常顺的眼泪沿着深深的皱纹不断地流淌,“ 化疗时,孩子吃不下饭,但当着我们的面总是坚持把饭吃下去。有时他会说上卫生间,让我们不要跟着,其实是去卫生间把吃下的饭吐出来,担心我们看到这一幕难 受!”

  第一个疗程结束后,冷常顺带着儿子回到出租屋。由于他要去买菜,就让儿子自己先上楼回家。冷常顺买菜回来,发现儿子还站在楼道口,“ 爸爸,我的腿爬不上去,你能背我吗?” 冷常顺二话没说背起儿子爬上楼,当行至 2 楼家门口时,他第一次当着儿子的面泪如雨下,“ 小超 1 米 73 的个头,可现在连两层楼都上不去了。”

  到了 2016 年 11 月份,在经历 7 次化疗、25 次放疗及一次手术后,丁雁超腿上的癌细胞得到了控制,这让冷常顺夫妻看到了希望。随后,丁雁超随父母回到江都休养,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去上海接受第 8 次化疗。可是,残酷的命运还是没有放过这个本已不幸的家庭。“ 回到家后没过几天,他突然说胸口疼,我们的心又提了起来。”

  12 月初,冷常顺又带着儿子来到上海,经过检查,医生告诉冷常顺,癌细胞已扩散至肺部及淋巴,最快只有两个星期的生命,最迟熬不到过年。“ 医生建议我带着儿子回家,已经没有治疗的意义了。”

  少年义举

  决定捐献遗体,用作医学研究

  2016 年 12 月 9 日,丁雁超住进了苏北医院呼吸内科病区,由于没有空余床位,只能栖息在走廊。在病床上,丁雁超一次又一次追问父母:“ 我们为什么要从上海回来?” 每次父母都对他说:“ 我们在扬州住几天,很快就回上海。”

  9 日下午,冷常顺外出打饭回来,看到儿子匆忙把手机塞进被子里。当冷常顺拿出手机时,发现儿子正在搜索 “ 胸部疼痛的原因 ”。丁雁超说了一句,“ 爸爸,你跟我实话实说吧,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听 到儿子的话,冷常顺决定不再隐瞒,儿子有权知道他的病情。他哭着告诉丁雁超,“ 以后你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和妹妹了。” 丁雁超表现出异乎寻常的镇定,沉吟片刻之后,他作出了惊人的决定——捐献器官和遗体!并嘱咐爸妈,“ 不要告诉妹妹我走了,跟她说哥哥出门上学了,不能回家陪她玩了。”

  “没有好心人的帮助,我活不到今天。我很感激他们,却无以回报。把我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把遗体用作医学研究,就当是对社会的一点报答。” 丁雁超知道自己还未成年,捐献器官必须要亲属同意,就多次请求父母满足他这最后的心愿。

  最终,冷常顺夫妇只能含着眼泪答应下来,可这一做法遭到爷爷奶奶的极力反对。随后几天,在家人的苦苦相劝下,老人终于同意了孙子的想法。“ 小超是个好孩子,我们为他骄傲。他用发自内心的爱来让我们振作,希望能尽早研制出治疗这种病的药物救治更多的人。” 说起勇敢善良的儿子,冷常顺泪如雨下。

15岁癌症少年去世捐遗体:不要告诉妹妹我走了|癌症|少年|遗体网

  感人一幕

  捐出 6000 元慰问金,希望帮助更多人

  2016 年 12 月 11 日,冷常顺通过江都默默爱心志愿者协会与区红十字会取得联系,协会秘书长轩辕跃宏特事特办,第二天就将捐献申请表送到了冷常顺手中,帮助其完成填表。冷常顺说:“ 在与红十字会联系前,小超还告诫我一定要通过正规的渠道联系。”

  经 各项审查,考虑到患者器官中可能存留癌细胞,不适合做器官捐献,只能为其办理遗体捐献。“ 小超是我区有记录以来最小的遗体捐献者,他的行为令我们敬佩!” 轩辕跃宏说,对社会而言,丁雁超遗体捐献对医疗卫生事业进步有极大的贡献,对个人来说,遗体捐献是高尚人格的体现,这本身就是一种很高的社会道德。

  12 月 27 日,为表彰丁雁超的行为,区红十字会与默默爱心志愿者协会人员一同来到苏北医院看望丁雁超,并送来 6000 元慰问金。冷常顺当场作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 我要把这钱转捐给志愿者协会,希望能帮助到更多的人,我的儿子已不需要了,这是我的意思,同时也是小超的最后一个心愿,我希望帮他完成!” 说完这句话时,冷常顺转过头竖起大拇指,微笑着对丁雁超说:“ 宝宝,你是我的骄傲!”

  告别时刻

  他能没熬到新年,遗体已捐献给扬大医学院

  病魔无情,2016 年的最后一天,小超和家人迎来告别的一刻。

  “ 当时他没有讲话,他已经讲不出话来了,就看了我们一眼。”12 月 31 日晚上 7 点 06 分,离新的一年只剩 5 个小时的时候,小超永远闭上了眼睛。

15岁癌症少年去世捐遗体:不要告诉妹妹我走了|癌症|少年|遗体网

  冷常顺 31 日深夜发布的微信,愿儿子一路走好

  冷常顺一家在悲伤之余,与江都默默爱心志愿者协会及扬州市红十字会联系,按照儿子生前的愿望,将他的遗体捐献给了扬州大学医学院,用于医学教研。

  冷 常顺同时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儿子此前还能讲话时曾表示,“ 爸爸,我们不能要别人的捐款了。” 这是儿子的最后一个请求。“ 这两天我们共收到爱心人士捐款 14600 元,听说还有人通过爱心渠道在捐款。等最近的事情处理好后,我们也会按照儿子的想法,会把这些钱都捐出去,来帮助更多的人。”

新浪教育